学子刚高考完妈妈查出胃癌 盼有人能帮妈妈


磨难催人成长。滕州市南沙河镇后仓沟村男孩于海,高二时还是个调皮鬼,母亲林德娥多次被请到学校谈话。去年暑假,林德娥工地打工腿部受重伤,刚有好转又被查出癌症,一连串的家庭变故,让这个低保户家庭雪上加霜,但也让于海一下子长大了。学习,成了他一年来排解内心郁结的唯一方式,这个夏天,一张中山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带给这个家庭莫大的慰藉。

对于于茂林和林德娥夫妻俩来说,即使生活再贫困,看到两个争气的儿子,一切乌云都化为乌有。今年参加高考的于海考出了班里的最高分,660分。“我们班是滕州一中的普通班,平时全校摸底考试,我都是五十多名。”于海说,这次数学发挥不太好,才考了125分。

“我想学一个相对好就业的专业,就选择了计算机、软件之类的专业,本科毕业就工作。”最终,于海被中山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录取。

于海还有个哥哥叫于水,2012年高考考了620多分,一心想学医的他去了天津医科大学。“大学学费主要是助学贷款,生活费中,除了亲戚偶尔接济,其他都是自己打工。”身在天津的于水在电话里说,为了多赚点钱,多学点知识,他大学的三个暑假一直都没有回过家。

“原本以为我和哥哥慢慢长大了,能赚钱了,生活会好起来,谁知这一年家里生活更加窘迫。”7月27日,在滕州市工人医院,于海低着头轻声说。

2014年7月,刚刚从家里拿着1000元上辅导班的于海听到噩耗,母亲打工时腿部受重伤,枣庄市无法救治,被救护车直接送到了山东省立医院。

过去了一年,躺在滕州市工人医院神经内科病房的林德娥右腿依旧打着石膏,再有4个月才能拆除石膏下地走路。“即使能走路也会有点瘸。”林德娥轻拍着腿上的石膏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林德娥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,多年前丈夫于茂林做了大手术,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。“医生让每月去省立医院复查,因为没钱,一直也没去。”于海说,单单是车费,来回就要600多元。

屋漏偏逢连阴雨。今年6月14日,于海刚参加完高考,林德娥却病倒了。365bet体育“当时以为只是胃出血,后来查出来是胃癌。”于水说,知道是癌症后,家里人都很痛苦,根本拿不出钱治疗,“去肿瘤科会花更多钱,现在只能在神经内科每天打针,防止胃再次出血。”一个多月过去了,无助的于水甚至到有些小区挨家挨户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,希望有好心人能伸出援手。

于茂林不识字,于水和于海兄弟俩的名字,都是初中文化的林德娥取的。 “‘于’和‘鱼’同音,鱼怎么能离开水呢,所以老大就叫于水;水多了才能是大海,所以老二就叫于海了。”说到这儿,林德娥开心地笑了。

林德娥住院后,于海总想着多陪陪母亲,可是,林德娥不愿意了,她听说于海暑假找了个辅导班的工作,一定让于海去。“他爸一个人在这儿就够了,一直在我身边转悠也帮不上忙,还不如去赚点生活费。”林德娥说。

其实,看似坚强豁达的林德娥得知自己患癌后,也曾有过轻生的念头。于海说,“如果我也去上学了,挺担心我妈的,她一直不想治了,想出院。要是出院回家,不就是等死吗?”

“上大学的学费,我们哥儿俩可以助学贷款,生活费我们哥儿俩也可以利用课余时间打工来赚,可是最难过的是母亲的病。”身在天津的于水在电话中有些哽咽,他只希望有好心人帮他们渡过难关,只要工作了能赚钱了,欠下的债一定会还清。(记者 许亚薇)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